document.write('
')

必威体育官网入口

凤鸣轩小说 > 娘子请上轿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33 页

 

  “喔,你怎么说?”翁若琪好奇道。

  青桂正经答道:“姑爷奶奶吵架的时候记得离远远的,让别人伺候去,才能永保安康。”

  “哈……”翁若琪大笑。

  连走在她们身后的奶娘与婆子都忍不住窃笑。

  齐书容瞪了青桂一眼。“你啊,越来越敢讲了,今年就把你发配出去。”

  “奶奶……”青桂马上求饶。“我说笑的,你不能不要我。”

  齐书容好笑道:“你年纪也不小了,难道一辈子做老姑婆?”

  青桂拧着眉头。“我不想做老姑婆,可也不想离开小姐。”

  “那不简单,看府里哪个小厮管事入了你的眼,跟奶奶说一声就是。”翁若琪说道。

  青桂不好意思地红了脸,可又觉得这主意好,小声道:“那我想想。”

  众人让她逗得又是一阵笑,待进了齐书容屋子后,奶娘小心翼翼地将小少爷放在榻上,齐书容温柔地抚着他的发,见儿子懒懒地打个呵欠,笑着摸摸他的鼻头。

  “唉……我娘说的没错,做了娘就不一样了。”翁若琪一手撑着腮帮子,一边拿了食案上的葡萄就口。

  “那是。”齐书容颔首,光看着儿子,她的心都能滴出水来,恨不得所有好的都掏出来给他,而且怎么看怎么可爱。

  “看你容光焕发,一脸幸福我就放心了。”翁若琪说道:“那时听到你要嫁给曹大人,我可担心了,怕你让他给克死。”

  “那些都是无稽之谈。”齐书容立刻道。“生死有命,哪能说是牵累了谁……”

  “瞧你瞧你。”翁若琪打断她的话,促狭道:“现在心都向着他去了。”

  齐书容嗔怪地瞄她一眼。“你的话我可记住了,待你成亲了,我也拿话臊你。”

  此次翁若琪进京,就是来添购嫁妆的。

  翁若琪红着脸转开头去。“哼,不说就不说。”

  齐书容忍不住窃笑起来,她也是过来人,翁若琪的心情她自然能理解,即使嘴里嚷嚷着不想嫁,那也是嘴上不满说说罢了,怎么可能不出嫁?

  两人开心地聊了半个多时辰,翁母派人过来,说要走了,今天与金楼约好了要看首饰,不能再耽搁了。

  翁若琪依依不舍地道别,齐书容站在门口说道:“你又不是今天就回山东,不是要多留些日子?明儿个我再请你过来,咱们好好聊聊。”

  “一言为定。”翁若琪这才笑着离去。

  齐书容坐回榻上,心满意足地望着儿子的睡脸,生产那天把她疼得死去活来,可一听到他啼哭,什么痛都给忘了。

  “你这小磨人精。”齐书容宠爱地点了下儿子的鼻头。

  曹平羡不知何时悄悄进了屋,听见她的话后,露出一抹笑意。

  察觉有人注视的眼光,齐书容一转头就见丈夫温柔地望着她,心中立刻涌起甜意。

  “怎么没在前头招呼?”她笑盈盈地起身。

  “我醉了,让堂兄弟们挡酒去。”儿子的满月酒他自是欢喜,比平常多喝了许多,直到脚步虚浮,方才入内稍事休息。

  闻到他满身酒气,连走路都有些不稳,齐书容忙唤人端茶水过来。

  “怎么喝得这么多?”她扶他坐到榻上。

  “高兴。”他笑道。

  青柚端了茶汤入内,齐书容接过后,忙喂他喝了一碗,又拧了湿毛巾给他擦脸,曹平羡任凭妻子张罗,舒适又惬意地倚在榻上。

  见儿子睡得香甜,他伸手就要抱,却让齐书容阻止。

  “才睡着呢,你一身酒气,会把他弄醒的。”她让青柚唤奶妈进来,将儿子抱到隔壁房去。

  “有了儿子,就大小眼了。”他长叹一声,歪倒在床上。

  齐书容嗔他一眼,也不知是真醉假醉,说话酸溜溜的。

  待奶娘进来将孩子抱出去后,齐书容才道:“我可是为你好,一会儿他哭了,你连觉都睡不成。”

  他笑笑地将她拉倒在身上。“原来是心疼我?”

  “说醉话了你。”她羞恼道。

  “瞧。”他从袖口里拿出一块石头塞到她手上。

  齐书容低头一看,只见灰扑扑的石头中央,有个圆滚滚的棕色图案。

  他的头凑过来,热心地为她解说:“像不像在睡觉的婴儿?瞧,这是他的头,他的腿……”

  齐书容瞧着不过是两个圆交叠,但在他热切的眼光中,她点了点头。“挺像的,在哪儿找的?真厉害。”

  他露出些许得意之色。“我随手捡到的。”

  “你最近走了什么运道,随手一捡都是宝。”齐书容忍住笑意,认真地问,这个月他都捡十几块回来了。

  一开始她还挺感动的,后来又觉得疑惑,怎么他突然留意起石头来了?

  就算要讨她欢心,偶尔来个意外之喜便是,谁想他三天两头的捡石头回来,比她还勤快,直到前两日,发现桌上堆满石头,才发现他的诡计。

  万锡铭终于金榜题名,一个半月前他来辞行,说吏部的命令下来了,他得到南方上任,即刻就出发,势必无法参加孩子的满月酒。

  两人在迎雁湖边的亭子辞行时,他预先送了孩子的满月礼,是金子打造的长命锁,另有一块造型特殊的石头,手掌大小,上头纹路特别,像极了山水画,是他上山游玩时意外发现的。

  原本想送给她,又怕给她惹来不必要的闲言闲语,所以便以满月礼为由,送给未出世的孩子,实际上却是赠与她。

  齐书容自然明白他的用意,很是为难,他却说:

  “义妹若觉不妥,我便带回去,可有些话还是得说清楚,我送这石子没别的意思,就是瞧着特殊,想送给能欣赏的人罢了。”

  万锡铭表情坦荡,光明磊落,没有夹杂任何私情,他甚至直言自己明年就要成家,让她不必多想。

  对方既如此坦荡,她却小心翼翼,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因此也大方收下。

  与万锡铭说了一番话后,她更觉放心,对方是真的已将她当妹妹看待,顿时收得心安理得,也祝贺他仕途顺利,娶得贤妻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
必威手机版 新博官方 nb88新博最新页面登录 新博游戏游戏平台 必威体育电脑版下载 必威体育备用网站 必威体育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