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cument.write('
')

必威体育官网入口

凤鸣轩小说 > 娘子请上轿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3 页

 

  青桂赶紧摀住嘴巴,跟着小姐福身行礼。

  “大人。”齐书容恢复一贯的平淡表情,可脸上的潮红还是让她显得有些狼狈。

  “嗯。”

  她忽然觉得这声音刺耳得很。“大人怎么在这儿?”

  他盯着她嫣红的脸蛋。“你姓什么?”

  对于姑娘们的姓名他一向没放在心上,因此虽有印象见过,却记不得姓名,问她姓氏倒不是要找麻烦,不过是好奇罢了。

  青桂倒抽一口气,要大难临头了。

  “齐。”齐书容却是从容自若。

  他想了一下县中官员的名字。“齐砚绶是……”

  “是家父。”她回道。

  见她仍从容应对,无一丝慌乱,他赞许地点了下头。“嗯。”他双手负于后,忍不住加上一句。“以后说话小心点。”

  她耳朵都红了。“是。”心里忍不住嘀咕:你不躲起来偷听不就什么事都没了。

  他迈步离开,青桂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他人一走,青桂一时腿软坐到了地上。“完了,呜……小姐……”

  “哭什么?”齐书容拧眉。

  “我说他是马……”她哽咽道。“他会不会告诉老爷,把我抓去打板子?”她吓得五官拧成一团。

  齐书容笑道:“没出息,快起来。”

  “呜,我怕,小姐。”青桂抓着树丛起身。

  “曹大人的度量没这么小。”她将帕子放回衣袖内。“走吧。”想到方才的事还心有余悸,差点没把她吓死。

  一个堂堂大老爷竟然听壁脚,传出去丢脸的不知是谁,齐书容倒不担心他向父亲告状,细想起来她与青桂也没说什么,就算青桂说得粗俗些,他一个大老爷跟下人计较什么?

  开解一番后,青桂总算冷静下来,两人也无心再逛,早早回了厢房。

  晚上用过素斋后,齐书容在厢房里与弟弟下了一盘棋,见他边下边点头,如母鸡啄米,便打趣道:

  “我瞧你啄米也啄得累了,去鸡窝休息吧,大母鸡。”

  齐瑞成不依道:“姊姊又取笑我,我不是大母鸡,要也是大公鸡。”他今年六岁,长得与齐书容不甚相像,虽非一母所生,感情却很好。

  “说什么话,公鸡有比母鸡好吗?好好一个人为什么自比鸡?”李氏不悦道。

  要是在平时他必定要辩上几句,可今天在后山玩得太累了,话未说就先打呵欠,他起身道:“娘,我去睡了,姊你给我念点书吧。”

  齐书容朝继母欠身后,才与弟弟出了房,还听得后头叨念道:“书都读哪儿去了,把人都比成鸡了,那可是骂人的话……”

  李氏一向唠叨,姊弟俩都习惯了也不以为意。

  “明天早上可得把经文抄完,否则下次不带你来了。”齐书容摸了下弟弟的头,齐瑞成是个鬼灵精,天资不错,却定性不足。

  齐瑞成一脸苦样,知道姊姊一向说一不二,心不甘情不愿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进屋后,齐瑞成打着呵欠躺下,齐书容拿起书,一段都未念完,他已经睡着了,齐书容好笑地摇头。

  走出厢房时,就见翁若琪与婢女月瑶悠闲行来。

  “我正要找你。”翁若琪神清气爽道。“奶奶对我抄的经非常满意,特许我出来散散心,我们到院子走走。”

  齐书容不想回房与李氏大眼瞪小眼,便颔首道:“走吧。”

  “青桂呢?”月瑶问道。

  “她在洗衣。”其实明日一早就要回去了,衣物回去洗也是一样,可李氏见不得下人清闲,执意让青桂去洗齐瑞成的衣裳。

  “明天能干吗?”翁若琪疑惑道。

  “母亲说天气正好,为何不干?”齐书容一脸正经地回答。

  翁若琪笑了起来,想起李氏的性子,也不再多言,月瑶提着灯笼给两人照路,翁若琪与齐书容惬意地在青石板上走着。

  “听说魏莹莹扭了脚。”翁若琪小声道:“与曹大人有些关系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齐书容不解。

  “据说他们两个在树林幽会。”

  齐书容佯装不知。“谁瞧见了?”消息传得还真快。

  “不知道,反正就是这么传的。”她眼珠一转,有感而发道:“这曹大人还真是个香饽饽,只是邢夫人还在呢,他也未免太心急了,吃相真难看。”

  “他下午不是来接邢夫人吗?”因为下午让曹平羡吓过,齐书容现在得确认对方已不在寺中才好畅所欲言。

  “嗯,不过邢夫人说还要住一晚。”

  “她的身子……”

  “大家也劝她回去,她偏要留下,说是想求点福,哪能来去匆忙,至少得住一晚方显诚心……”

  与翁若琪说话很轻松,不需有太大的反应,她就能滔滔不绝地说下去,说完曹大人家的八卦,她又转向其他官夫人,彷佛要把一下午憋的话全部倾倒而出。

  今晚月色明亮,衬着徐徐微风,加之虫鸣花香,令人感到宁静,两人不知不觉走到荷花池畔。

  齐书容忽然想起白天邢夫人在这儿放生,宝云寺其实不在荷花池放生,而是野放到后山的溪流或林子里,但总有些特殊情况,例如病重者或是腿脚不便者,宝云寺也会行方便法,让香客在荷花池放生。

  主要是荷花池底部能通到外边的溪流,并不是封死的,把鱼儿放进荷花池中,某种意义而言也算是野放,严格来说是形式大于意义。

  禅门外,几声狗吠传来,翁若琪开始说起前几日养的狗,齐书容静静听着,偶尔应和几句。

  “改日你来我家看看,吉祥长得可爱极了,像雪球似的。”

  说着说着,翁若琪忽然噤了声,直直盯着荷花池另一边,齐书容感觉到不寻常,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觉得水里好像有东西。”翁若琪眯起眼。

  齐书容定神望去,水面映着月色,昏昧不清,荷花、荷叶、浮萍夹着鱼儿的波影,她什么也没看到。

  翁若琪好奇地往另一头荷花池跑,婢女月瑶惊道:“小姐别跑,小心绊着。”

  齐书容不像翁若琪是武家出身,自小练身,善竞跑,因此也不急,从从容容地走着,只听得翁若琪大叫一声: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
必威手机版 新博官方 nb88新博最新页面登录 新博游戏游戏平台 必威体育电脑版下载 必威体育备用网站 必威体育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