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cument.write('
')

必威体育官网入口

凤鸣轩小说 > 哑情一线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4 页

 

  「对,她是你的妻子,但也是七修罗之一啊!」

  慕容羽段沉默一下。「她是我的妻子。」

  独孤笑愚翻了翻眼。「是是是,她是你的妻子,不必再重复了,大家都知道,可她也是七修罗之一嘛!」

  「她是我的妻子。」慕容羽段又重复。

  「对,对,」独孤笑愚有点不耐烦了。「她是,但……」话声骤尔中断,独孤笑愚忽有所悟地看看慕容羽段,又看看默砚心,再看回慕容羽段,脸上蓦而掠过一抹恍然之色,总算明白了。

  默砚心是慕容羽段的妻子。

  对慕容羽段来讲,只有这一点是最重要的,不管她是七修罗中的哑修罗,或是王母娘娘的干女儿、阎罗王的小么妹,那些都无关紧要,他也不在乎。

  她是他的妻子,只有这个事实才是他唯一放在心上的。

  他不会因为她是七修罗之一而怕她,也不会因为她是哑修罗而利用她,更不会把七阎罗牵扯出来。

  因为,她只是他的妻子。

  不自觉地,独孤笑愚勾起一纹欣慰的笑意,现在他终于能确定,小砚妹妹嫁对了丈夫,她的未来将是幸福的。

  「小砚。」

  默默地,默砚心扬起眸子来,独孤笑愚举起茶杯来对她敬了敬。

  「妳嫁了一个好夫婿喔!」然后,令所有人震惊地,默砚心再次打破自己的惯例,未满三年,她又开口。

  「我知道。」早知道他会是个好夫婿了,不然,她才不嫁给他呢!

  终曲

  在欢天喜地的锣鼓喧响声中,金陵慕容家的大闺女慕容雪终于嫁出去了,感伤不到一刻钟,转个眼,慕容问天和杜琴娘又笑呵呵的了。一来,因为慕容雪就嫁到邻城,她要回娘家,或娘家人要过去探望都很方便。二来是,默砚心又为慕容家添了个小孙子,虽然嫁出去一个辛辛苦苦拉拔大的闺女,可也多了个可以愉悦他们晚年的小宝贝,老夫妻俩再无所求了。

  另外,慕容家的琉璃生意也十分兴盛,欠债早已还清,默砚心的嫁妆也拿回来了,生活愈来愈富裕,日子也愈来愈平顺,不过他们并不以此自满,每年都会捐出生意所得的一半去救济苦难贫民。

  有所付出才会有所得,老天爷都有在看着的。

  「表哥!表哥!表哥!」书房里,慕容羽段从书本上抬起视线,眉宇微颦。这三年来,两个表弟更成熟懂事了,不过二十出头,却已有三十岁男人的处事经验,能干又稳重,把生意交给他们,他和爹几乎不必操什么心,所以,二表弟为何又发出这种十几岁小毛头才会有的怪叫声?

  正思索间,杜啸云慌慌张张一头撞进书房里来了。

  「表哥!表哥!」

  慕容羽段慢条斯理的放下书本。「什么事?」

  杜啸云张口要说,然一瞥见窗前做女红的默砚心,嘴巴又阖上了,犹豫地抓抓脑袋。

  「呃,就是有事嘛!」

  「又是哪两个帮派起争执,要我去仲裁?」

  近年来,不只慕容家有翻天覆地的改变,连整个武林都有所变化了。

  七大门派依然是武林中的领导者,可是,自从司徒岳将当年七大门派掌门人被害的真相公布出来后,他们收敛了以往高高在上的傲慢姿态,不再自以为是的认定他们的判断就一定是对的,懂得自省,也懂得谦逊了。

  默家是无辜的,却被整个武林追杀灭门,这种事不能再发生了。相对的,就如同司徒岳所料,司徒家被踢出了五大世家,由慕容家递补上来,而且没有多久,慕容家就成为五大世家之首了。虽然慕容羽段与父亲根本就无意再涉足江湖,然而江湖路本就是一个泥泞的大坑,一旦一脚踩了进去,往往就身不由己,只会愈陷愈深,不是想要脱身就可以脱得了身的了。

  「不是。」

  「那是谁被绿林帮派威胁,要我去帮忙?」

  「也不是!」

  「那是……伯母或月枫堂弟又来借钱了?」

  事实证明慕容月枫只会想一些无聊的馊主意,他把两个姊姊再嫁给武林一等一的高手,原是想让两位新任姊夫帮他夺回周家财产,结果那两位高手在推卸方面也是一等一,三推两推就把所有的事推开,然后自顾自过新婚生活去了。

  无奈,慕容月枫母子俩只好乖乖就那间小铺子过日子,可是他们母子俩狗改不了吃屎,就是爱挥霍,时日一久,要想继续过那种毫无节制的奢华生活,就不得不借贷度日了。想要借钱就得还得起,可是他们还不起,自然就把主意打到二房这边来了。

  「不是,不是,自从上回月枫表哥被表嫂吓跑之后,大房那边就再也没有人敢来了!」

  「那究竟是什么事?」懒得再猜测了。

  「是……是……」杜啸云支支吾吾的,两眼贼溜溜的直往默砚心那边瞄去,就是不敢把话说完。

  慕容羽段叹息,起身。「走吧,我跟你去看看。」

  杜啸云顿时松了一大口气,「表哥跟我去是最好了,马上就可以明白……呃,表嫂,妳……妳也要去吗?」他不安地又噎住了另一口气。

  慕容羽段回头看,默砚心果然也放下女红跟上来了。「怎么?她不能去?」

  「不是不能,是……是……」蓦而放弃的大叫一声。「算了,要去就一起去,反正都不关我的事!」

  不过表哥可就麻烦大啰!

  前厅里,慕容问天和杜琴娘正在亲自招待几位特别的客人,谈论特别的事,特别到慕容羽段一听到他的名字,还有一个特别的名词,脚步就不由自主的定住,还生了根,再也拔不起来了。

  「但鸾儿是羽段的未婚妻呀!」

  「不,邵兄,令媛曾是羽段的未婚妻,但在约定成亲前一年,令媛就嫁给杨州首富了。」

  「那……那是不得已的……」

  「无论原因为何,令媛终究已嫁给他人,婚约自然也无效了。」

  「有效,有效,鸾儿的夫婿已然去世,现在可以完成当初的婚约了!」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
必威手机版 新博官方 nb88新博最新页面登录 新博游戏游戏平台 必威体育电脑版下载 必威体育备用网站 必威体育开户